“建立官民意見博弈平臺”
  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正義。
  順應人民群眾對司法公正的新期待。
  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四中全會即將在明天召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是會議的主題。
  《法制晚報》推出約“法”三章系列報道,今天,“百家看法”系列報道收尾。今天的報道中,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王敬波認為,要通過公眾積極有效的參與,通過民主參與機制,集合更多的公眾意見,官民的意見能在一個平臺上去交流博弈。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要做到讓官員不敢腐,關鍵是讓監督不僅僅是個口號,還要變成可操作的機制。
  明天,本報將推出“名家說法”,邀讀者一起感受共和國法制建設的腳步聲。
  1

  你怎麼理解權力?
  ■王敬波:權力在法學上是指一方強制另一方尊重和服從自己要求的一種力量,更多的是適用於兩方不在一個完全平等的地位上,或者是一方對另一方是有強制力的。比如說,行政機關對於公眾來說就是有強制力的,這是因為公共權力本身的強制力。權力最主要的特點是帶有強制力,比如政府對公眾作出了一個行政處罰決定,這個決定本身是有強制力的,公民沒有尊重或者是服從決定的話,後期可能會有強制執行這樣一些措施。這種強制力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侵害公民的權益,如果運用不當就會侵害公民的權益。
  從這個角度來說,權力和權利是對應的,在社會中,這兩者實際上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關係,如果公共權力擴大,必然會壓縮公民自主權利的空間。如果公共權力受到約束,公民自主權利就會得到伸展。我們當下就是要控制公共權力的濫用,公共權力對於維護社會秩序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不對它加以約束就會造成很大程度的泛濫,泛濫成災就會侵害到公眾權益。
  ■支修益:首先,權力是由人民賦予,至高無上,但同時也要有約束和監督。從現在來看,如果不受約束,就會出現問題。幹部在行使權力的時候,要有神聖感和使命感。建議各級幹部在上任時,可以組織宣誓就職,是對黨和組織的承諾,所以要註重權力監督。
  ■陳淑惠:權力是人民賦予的,是黨和人民給與的,為了能夠將事情做得更好,完成使命的職能。我覺得這是一項工作。其實對於一個領導,權力也等於一種壓力和責任,同時也是一種奉獻。
  ■朱進:權力是代表特定群體所行使的職責。權力應該用在為國家和人民服務上面,權力的運行需要符合法律的規定,受到來自不同方面的監督。
  2

  習近平指出,要抓緊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你認為如何讓官員做到不敢腐?
  ■王敬波:目前來說,我們是通過強化反腐的力度,強化查處案件,實際上仍然停留在一個治標的階段。當然,治本的制度也在有序推進。但是,如果將來要做到不敢腐的話,那更多的還是要靠制度,更多的公開制度,更多的社會公眾參與監督的制度,更好地發揮媒體的監督作用。查處案件是來自於自上而下的權力監督,還有來自於社會的監督體系,兩者上下結合,才能真正做到不敢腐。最終還是要形成制度反腐,制度反腐能靠得住,而且不易反覆。
  ■儲朝暉:關鍵是讓監督不僅僅是個口號,而變成實際可操作的機制。
  首先要知情,涉及相關當事人權力運作的事相關當事人有知情權,並建立有效的知情渠道;接著要擴大參與,未受他人授權不得隨意代表他人行使權力,而是讓每個權力主體參與進來共同行使權力;再就是建立有效的反饋監督機制,當有人發現某項權力行使不當時,相關組織和個人應在限定時間作出解釋、回應,若確實不當就應糾正並問責相關當事人。這套機制完整建立並能正常運行才能讓官員不敢腐。
  ■陳淑惠:讓官員做到不敢腐,一個是要做到制度規範,我覺得我們目前有很多的制度,但是缺乏一種讓老百姓能夠隨時監督的這麼一項機制。同時在制度規範上也應該更加地嚴格一些,甚至我覺得都應該給官員描繪出一個“框”,就像一個模子一樣,從制度上對官員的約束更加的細膩。
  ■耿立建:習主席提出的不敢、不能、不想,全面概括了反腐機制。如何讓政策法規“落地”,則是執行層面的核心工作。
  不敢是恐懼被動的力量,不能是主動選擇的力量,不想是平靜升華的力量。力量的層級需要逐步提升。從不敢的恐懼開始,逐步提升是一個上升曲線,體現領導人的智慧。
  3

  你認為法治政府的建設對自己的生活有多大影響?
  ■王敬波:有非常大的影響。應該說,法治政府的建設對每個老百姓都有影響,因為法治政府的建設在所有的公共權力里,行政權力是滲入公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我們常常說,行政權力無所不在,而且是伴隨著人從生到死的每一天,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如果政府的行政權力受到有效的約束,不會有濫用,那麼公民的個體權利就會得到保障。法治政府的建設是事關每一個人的問題。
  ■儲朝暉:現有的情況下,只能說缺乏法治的政府嚴重影響了人們的生活,從環境污染、社會治安、醫療保障、教育公平和質量到食品安全。
  核心問題還是在選人用人上,確實存在逆向淘汰現象,德才優秀的人缺少機會為社會充分發揮自己的才幹,不少沒有相應德才的人把持著權力,嚴重阻礙各行各業的健全發展和社會生活品質的提高,引發一系列社會問題。法治政府建設是整個社會法治的關鍵環節,關鍵要明確政府、社會、民眾的權力邊界,減少越權、濫權、專權現象,使民眾的權力得到更有效保障,學會根據自己的判斷做出選擇,並通過相應的法律法規保障這些選擇得以落實。法治政府要依法規範人的行為、政府人員的行為,要使當下社會各方面發展極端缺乏的思想資源進一步開放和發展,通過思想的解放和豐富為社會改進和民眾生活提高提供更強有力的引力。
  ■耿立建:法治政府的建設是未來國家發展社會進步經濟提升的核心問題。對我們從事科技創新產業發展的人來說,也是我們科技進步形成創新社會最需要的。對個人來說,也是我們這個社會公民自由發展的必要保障。
  4

  政府制定重大決策或規範時邀請公眾參加,你會參加嗎?
  ■王敬波:我應該會參加。我們講行政決策的科學化、民主化、法治化,科學化是它的最高目標,民主化和法治化都是通向科學化的一個方式和路徑。
  如果沒有公眾的民主參與,大家都不去為政府決策建言獻策,那就沒有辦法集合公眾的智慧。所以,要通過公眾積極有效的參與,通過民主參與機制,集合更多的公眾的意見,官民的意見能在一個平臺上去交流、去博弈。
  ■儲朝暉:本人曾在地方任過兩屆政協委員,現在雖然不再任政協委員,由於做了三十多年的社會調查,民眾通過各種途徑向我反映的許多問題需要政府解決,所以我一直很認真地觀察政府如何做重大決策,如何制定規範。如果有這種機會,我會積极參加,充分發揮自己的專業知識和能力,以維護自己的權利就是維護所有與此事相關的當事人的權利的態度,盡職盡責。
  ■支修益:我本身就是民主黨派,市政府的監察員,所以必須要參加。
  ■耿立建:我會參加。這是公民的權利和義務。當前我們更要強調義務,當然制度要設計和做好保障機制。
  5

  你關心政府信息公開嗎?最想知道哪個領域的信息公開?
  ■儲朝暉:當然關心,公開是最好的防腐劑。從法理上說,政府是民眾委托的服務機構,它運用民眾委托的權力做的所有事都應該向它的委托人公開。具體而言,有三個大方面是應該必須公開的:
  一是選人用人,這方面問題最大,又是滋生其他問題的原因。我在全國各地調查時,發現不少教師不知道教育局長是誰,當然不是要去宣傳,而是要讓這些人是怎樣來的、怎麼就掌了這個權力變得光明正大起來,不是由少數人私下決定。
  二是錢的來源和使用。最近五年由於一些地方政府邀我做財政經費使用方面的事前和事後績效評估,發現這方面由於公開性不足存在的問題驚人。應該進一步嚴格預決算制度,把財政經費花在納稅人看得見、用得上的事上,花在納稅人願意花、需要花的事上。
  三是凡是涉及到決策的政府事務一定要公開,在執行環節也需要適度公開。政府工作人員不能背著公眾當家作主,只能依據納稅人的安排把他分內的事盡可能想方設法做好。乾的時候也需要公眾看得見,以防違法違規。
  相對於執行而言,政府事務中的決策部分更應該公開,現有的一些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文件都還沒有註重這些。
  ■陳淑惠:我覺得是跟老百姓民生有關的,從政策起草到制定到最後對民眾的公開,各個步驟都應該向民眾公開,在政策制定的過程中要充分地聽從老百姓的意見。
  ■耿立建:政府的信息公開在制度層面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信息的質量和信息對應責任的可追溯性。後兩者才是信息公開的真正意義。至於哪個領域,其實都重要,我個人更關心重大經濟金融制度的決策信息公開。
  王敬波: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
  儲朝暉: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中國陶行知研究會副秘書長
  支修益: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常務理事兼吸煙與疾病控制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控制吸煙協會副會長
  陳淑惠:希望工程北京捐助中心主任、北京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秘書長
  耿立建:光電產業專家
  朱進:北京天文館館長
  本版整理/記者梅雙熊穎琪王碩武文娟李洪鵬
創作者介紹

新家傢俱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