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我們走出警察學院的大門,把入警時的誓言打包在行囊中,走上了一直以來充滿期待和嚮往的警察生涯。現在,我想講一講和我一起入警的警校同學。他叫馬俊軍,是長安路派出所交管巡防大隊的一名民警。
  在我的印象中,馬俊軍很內向,斯斯文文,甚至有點兒文弱的感覺,不愛說話,每次同學們聚會聊天,他都比較少言寡語。直到去年9月的一天,我徹底改變了對他的看法。那是2013年9月13日凌晨,馬俊軍在剛剛處理完一起警情趕回卡點的路上,接到警令,要求他立刻趕往澗西區一小區內,一名男子酒後滋事,縱火燒房。到場後,馬俊軍發現5樓的一間房子已經著火,滾滾黑煙順著門窗往上躥。40多歲的周某喝得爛醉,手裡拿著菜刀和磚塊兒站在5樓的樓梯口,不讓消防隊員救火。眼看著火勢越來越大,5樓、6樓的群眾被困在樓上。醉酒的周某向人群又吼又叫,還大喊著要打開天然氣管道。周圍的群眾和樓上的住戶再次躁動起來。不安、恐慌的情緒瞬間被點燃。
  在跟領導彙報後,馬俊軍帶著協警隊員向周某靠近進行勸阻。這時,救援的隊伍趕來了,周某的親屬也趕來了。可是,無論怎麼勸說,周某手裡的菜刀都握得緊緊的,死活不肯放下。時間一點兒一點兒過去,蔓延的火勢、被困群眾聲嘶力竭的呼喊聲、小孩兒的哭鬧聲,還有隨時可能被引爆的天然氣管道,讓馬俊軍的心揪成一團。他主動提出擔任尖兵,沖在最前面實施強攻。隨著指揮員一聲令下,馬俊軍拿著盾牌迅速沖向周某,歇斯底裡的周某被撞倒在地上後,近乎發了瘋,拿著菜刀亂揮亂砍……周某被控制後,消防隊員合力把大火撲滅了,樓上的居民也恢復了平靜。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鮮血順著馬俊軍的頭部、臉部不停地往下流,身上的警服也已經被染紅、染透。
  第二天下午,我和同學們一起到醫院看望馬俊軍。“你當時怕嗎?”“真沒想恁多!當時看著樓上的小孩兒,聽著他哭喊著警察叔叔我怕,就只想著救他們了!”那一刻,我徹底改變了對馬俊軍的印象!他內向、斯文,但他一點兒都不文弱!
  馬俊軍家是鄭州新密人,從小生活在農村,父母和愛人都在老家,為了照顧家庭,愛人也沒有出去工作。2013年5月份,剛出生不久的兒子又患上了重病。家庭和工作的雙重壓力一下子向他撲了過來。一邊是家庭,一邊是工作,那段時間他兩地奔波。上班以來馬俊軍一直住在單位的集體宿舍,平時儘量省吃儉用,只希望能省下微薄的工資給家裡減輕負擔。誰知道在家裡最困難的時候自己又受了傷。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不讓愛人有太大壓力,在剛受傷的時候,馬俊軍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單位不要把傷情告訴家人。面對妻子和父母,馬俊軍心裡充滿了愧疚。2013年9月底,在馬俊軍受傷的第17天,五個月大的重病兒子又不幸離開了人世。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幾乎要把馬俊軍壓垮了,可為了不給單位添麻煩,馬俊軍並沒有把家裡的變故告訴領導,只是利用休息時間回老家處理完事情後,就迅速回到單位投入工作。
  轉眼,我們已經入警兩年,這一刻,我們終於明白了頭頂那枚警徽的重量和責任。或許,我們沒有金燦燦的獎章,也沒有赫赫的戰功。但我們體內流淌的是人民警察最熾熱最滾燙的血液。馬俊軍,你是好樣的!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邵丹:為了從警的誓言)
創作者介紹

新家傢俱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