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正確的教導和學習(1965年 12月 26日)我們講了許多不同的人類徵候,而且在這個層次上,幾乎是有無窮盡的變化。但所有這些,卻只有一個原因。權威問題是 “所有罪惡的根源”。金錢只是其中的反映之一,也是由權威問題所衍生的一個恰當的代表性例子。買賣的概念,確實是靈魂根本無法瞭解的交易,因為靈魂的供給總是充足的,而且所求都是完全滿足的。我執的每一種症狀都是矛盾的。因為在我執和靈魂之間,頭腦被分裂了開來,所以任何我執做的都是殘缺不齊和矛盾的。想想 “說不出話的教授" 是怎麼樣的概念。它真正的意思是一位 “無法表達的教授”,或一位 “不說話的演說家”。像這樣站不住腳的立場,是權威問題的結果,因為它接受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思想為前提,所以只能導致不可思議的觀念。比爾可以聲稱 (以前也如此做過) 教授職位是被強加在他身上的。這不是真實的。他非常想要這職位,而且辛苦工作才得到它。如果他沒有誤解,他就不會那麼辛苦工作去追求這個職位。“教授” 一詞常見於聖經,但用法有些不同。教授是認同一個概念,並將這概念提供給其他人,讓他們接受。這概念不縮減,它變得更強有力。教師澄清自己模糊的想法,並由於教學而加強自己的概念。教師和學生、治療師和病患,在學習過程中是相似的。他們都在相同的層次中學習,除非他們分享他們的經驗與教訓,他們將缺乏信服力。如果說推銷員必須相信他賣的產品,那麼教師更必須相信他所傳授的概念。但他還需要另外一個條件,就是他同時必須相信將接受這些概念的學生。比爾不可能害怕教學,除非他仍然相信,與學生的互動會帶來損失,而學習代表分離。他固守自己的想法,因為他要護衛這思想體系並保持原樣,但學習代表改變。對分離的人來說,變動總是可怕的,因為他們無法想像改變是治癒分離。他們總認為變動是進一步的分離,因為分離是他們第一個體驗到的變動。比爾,你對教學的恐懼,只是你自己對分離激烈焦慮的例子而已,對這焦慮,你一向以系列的混雜模式處理,對真相的攻擊加上對錯誤的防禦,這是所有我執思維的特點。你堅信,如果你不允許你的我執改變,你的靈魂就會得到安寧。這極度混亂是可能的,只要一個人堅持主張,同樣的思想體系可以立足於兩個不同的基礎上。我執無法觸及靈魂,靈魂也不可能加強我執、或減少其中的衝突。我執就是矛盾。人的自我和上主的神性相對立。它們在創作、在意志、在結果上相對立。它們是根本無法調和的,因為靈魂無法覺知,而我執無法「知道」。因此它們沒有在溝通,而且永遠不可能溝通。然而,我執可以學習,因為它的製造者可能被誤導,但無法將「生命的給予」製造成毫無生命。靈魂不需要被酒店經紀教導,但是我執卻有必要。學習或教導被認為可怕的最終原因,是因為真正的學習會導致放棄 (不是破壞) 我執,且融入靈魂之光。這是我執必定恐懼的改變,因為在這一點上,是沒有慈悲可言的。我的課程和你的一樣,因為我學會了,所以我能教。我從來沒有攻擊過你的我執 (儘管海倫很奇怪的相信我攻擊過你),但我的確在設法教導你的我執,它們的思想體系是怎麼形成的。當我提醒你自己真實的被創造與誕生時,你的我執只能以恐懼反應。比爾,教導和學習目前是你最大的力量,因為你必須改變自己的思維並幫助其他人改變他們的思維。拒絕忍受改變或變化是無意義的,因為你以為能以此示範,分離從未發生過。在夢幻中,對自己虛幻夢想的真實性起懷疑的幻想家,仍然沒有真正的治癒層次分裂。你幻想了一個分離的我執,並且你相信了我執所營造的世界。這世界對你來說,是非常真實的。如果什麼事都不做而且不改變的話,你無法撤消這個虛幻世界。如果你願意放棄作為自己思想體系監護人的角色,而對我開放的話,我會輕柔的逐漸改正它們,並帶領你回家。每位好教師都盡其所能把自己的思想灌輸給他的學生,希望有一天學生們不再需要他。這是父母、教師、和治療師真正的目標。對那些相信如果孩子、學生、或患者成功的話,就會失去他們的人來說,這個目標是不可能達成的。在這一點上,是無法說服我執的,因為這與我執的律法完全相反。但是記住,法律是用來保護、延續立法者所相信的系統。一旦你製造了我執,我執本能的就會設法保護自己。但是除非你相信我執的律法,你去服從它們,就不是正常的事。由於它的起源,我執無法做出這個選擇。但是你能,因為你自己的天性。我執可能與任何狀況起衝突,但靈魂根本無法起衝突。如果你覺知一位教師只是 “更大的我執”,你會很害怕,因為擴展我執是增加分離的焦慮。比爾,不要落入這愚蠢的行為。如果你願意與我一體思維,我將與你一齊教學、一齊生活。但我的目標始終是,使你最終不再需要教師。這與執著的老師的目標正好相反。他關心的是自己的我執對別人我執的影響,因此他將他們之間的互動視為保護我執的手段。害怕教學,和利用教學來控制,也是一樣的。症狀的不同形式,只是反映他處理分離焦慮的特殊手段。所有的分離焦慮,都是意願繼續保持分離的病徵。這值得一再重覆,因為你還沒學會。比爾,你害怕教學,只因為你害怕你的自我形象留給別的形象 (別人) 的印象。你相信,別人的贊許會提升你的形象,但又相信分離的焦慮也會增加。你還相信,別人對你形象的不贊同,會減輕分離的焦慮,但會帶來抑鬱。如果我相信這些想法,我就不能致力於教導,而且你也不會是專心的好教師,只酒店工作要你還存有這些想法。我一直是個被吹捧或被抵制的導師,但我不接受這類對我的覺知。你的價值不是建立在你的教學上,你的價值是由上主建立的。只要你對這點有爭論,做任何事你都會害怕,尤其是在輕易導向優劣相較謬論的情況下。教師必須有耐心,一再重覆講解直到學生都學會了。我願意這麼做,因為我沒有權利替你設定你學習的限制。再說一次,你的所為、所思、所願、或所製造,都不是建立你的價值所必需的。這點是無可爭議的,除非你是在幻想。你的我執從來不是重點,因為上主沒有創造它。你的靈魂從來沒有危險,因為上主創造了它。對這點的任何混淆都是妄想,只要這妄想存在,任何形式的奉獻都是不可能的。比爾,如果你願意是個熱心奉獻的教師,而不是充滿我執的教師,你就不會害怕。如果教導被我執介入而誤用,教導的情況就會是可怕的。如果你害怕,那是由於你錯誤使用教導。但是熱心奉獻的教師察覺情況的本相,而不是以自己的意願來覺知。他不認為情況是危險的,因為他不利用它。我執會利用所有情況,藉各種形式讚賞自己,以克服自己的疑惑。我執的疑惑永遠存在,或者說,只要你相信這幻象。你無法信任自己製造的幻象,因為你知道它不是真相。唯一明智的解決辦法是不要試圖改變真相 ~ 這的確是可怕的企圖 ~ 而只看它的實相。你是實相的一部分,它屹立於我執伸手不及,但你的靈魂卻輕易可以到達的地方。比爾,我再次告訴你,當你害怕的時候,要平靜,並且知道上主是真實的,而你是祂心愛的兒子,祂很滿意你。不要讓你的我執爭論這一點,因為我執無法知道遠遠超過它可觸及的你。上主不是恐懼的作者。你們是恐懼的作者。你們一意孤行,因此創造與祂不同,而你們為自己製造了恐懼。你不安寧,因為你沒有履行你的職責。上主給你一個非常崇高的責任,而你沒有履行。你知道,所以你害怕。你的我執選擇害怕而不去履行。當你覺醒了,你將無法瞭解自己的選擇,因為實在很難以令人置信。不要相信現在無可理喻的想法。任何增加它可信度的企圖,只是托延必然不可迴避的事。“必然” 一詞,對我執來說是可怕的,但對靈魂卻是愉悅的。上主是必然的,你無法迴避祂,正如祂無法迴避你。我執害怕靈魂的喜悅,因為一旦你體驗了這喜悅,你將撤消對我執的所有保護,而完全不再投注於恐懼。現在你投注的太多了, 因為恐懼是分離的見證,而當你為分離見證時,你的我執就欣喜愉悅。放下它。不要去聽它,也不要保留它。只聽上主,祂和祂所創造的靈魂都不會欺騙。作為教師和治療師,釋放自己,也釋放別人。不要將自己虛假且沒有價值的形象呈現給別人,也不要接受別人這樣的形象。我執為你修建了一個破爛、不堪遮蔽風雨酒店兼職的家,因為這是它唯一能修造的。不用設法支撐這穨廢的房子。它的弱點正是你的力量。只有上主能為祂的創作物建造相稱的家,雖然他們可以剝奪自己而不住進去。祂的家堅牢永固,隨時等待你進入。這一點你可以完全肯定。上主無法創造會壞空的事物,正如我執無法創造恆久的事物。你的我執,沒辦法解救自己或別人。但你的靈魂,能做所有救贖自己或別人的事。謙卑是我執的課題,不是靈魂的課程。靈魂超越謙卑,因為它認知自己的光芒,並愉悅的隨處照耀。溫順的人將繼承世界,因為他們的我執是謙遜的,而謙遜使他們有更好的覺知。天國是靈魂的權利,靈魂的美麗和尊嚴超越質疑與感知,永恆屹立,是上主對祂的創造物愛的標記,他們完全值得的祂的愛,也只愛祂。對上主的創作物來說,沒有其它更有價值的贈禮。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代替你的我執,但我永遠不會代替你的靈魂。父親可以安全的將小孩子交代給負責任的兄長,但這並不混淆小孩的來源。兄長能保護小孩的身體和他的我執,這兩者聯繫的非常密切,但他並不因為保護小孩而將自己與父親混淆,雖然孩子可能會混淆。我之所以能受託保護你的身體和我執,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使你不必關心自己的身體和我執,而我能教導你它們的不重要性。如果我自己沒有經歷過被誘惑去相信它們,我無法瞭解它們對你的重要性。讓我們一起學習這個課程,因此我們能一起從身體和我執中被釋放出來。我需要虔誠奉獻的教師,有如我需要虔誠奉獻的女祭司。兩者都治癒頭腦,而那是我一向的目標。靈魂完全不需要你或我的保護。聖經的引文應該是,“在這個世界上你不需要有磨難,因為我克服了世界。” 所以你應該“好好歡呼”。比爾的課程是非常慎重的選擇,因為 “變態心理學” 是我執心理學。精確的說,這內容不應該是我執的教導,我執的異常心態,應該因為教學得以減輕,而不是增加才對。比爾,你特別適合去察覺其中的差別,因此能夠正確的教導這門課。不幸的是,大多數教師都傾向於變相的教導這個課程,由於權威問題,許多學生很容易受到相當大的覺知扭曲。你的教學任務 (我向你保證,這是一項任務) 只是指出覺知的扭曲,你自己既不參與,也不鼓勵你的學生這樣做。你和學生角色的這個詮釋,是很寬宏且不可能導致恐懼。如果你謹守這個角色的立場,你將產生和體驗希望,對未來我將託付於你的教師和治療師,你會是激勵他們,而不是洩他們的氣。我答應我會參加,你至少應該相信我能守自己的諾言。我從未輕言承諾,因為我知道我的兄弟們需要的是信任。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酒店工作
創作者介紹

新家傢俱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