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用迴紋針換到房子的啟示摘自網路文章~一直希望擁有一棟房子的麥當勞,想用交換的方式換到一棟房子。他在部落格上貼出一枚紅迴紋針,一年之後,他真的換到了一棟價值約台幣一百五十萬元的房子……二十六歲的加拿大年輕人凱爾.麥當勞(Kyle MacDonald),因為「用迴紋針換房子」的故事,成為媒體寵兒,報章雜誌上有著關於他數不清的報導。一直想擁有房子的麥當勞,想試試能否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換到一棟房子。然而他是個非正式的業務員,什麼也沒有,突然瞥見桌上一枚紅迴紋,於是他把迴紋針貼上部落格,二○○五年七月中旬開始,迴紋針和他展開驚奇之旅。從魚型筆、怪怪門把、發電機、雪橇車、一趟旅行到一紙唱片當鋪合約,麥當勞的「一枚紅迴紋針」網站(http://oneredpaperclip.blogspot.com/),愈來愈受到矚目。接著,他又換到了與搖滾明星共度時光、一部電影的角色……。經過十四次交易,最後如願以償地換到了一棟位於加拿大肯普林(Kipling)小鎮的房子。只花了一年,整整一年,麥當勞的夢想實現!一枚迴紋針換到一棟房子!麥當勞的MySpace頁面上,詳細地介紹著自己,裡面貼著許多接受訪問的新聞片段(YouTube影像連結),看著這些報導,發現最常出現的字眼就是「啟發」(inspiration)。這的確是一個鼓勵人們追逐夢想的真實故事。剛開始時,連麥當勞的親朋好友都對「迴紋針換房子」嗤之以鼻。他現在的成功卻讓大家重新省思:莊臣「我的那個紅迴紋針在哪裡?」、「我的夢想和目標又是什麼?」網路配合自我行銷才圓夢這也是一個萬丈高樓平地起的激勵人心故事。只要願意努力,即使無本錢,從點滴開始,也能有一番成就。這同時也是一個人性互動的好故事,人們願意互相幫忙,幫別人完成願望的溫暖故事。這更是一個網際網路的傳奇故事。只有網路,才能幫一個遠在加拿大、無錢無名的年輕人變成家喻戶曉的人物,真正說明「網路=個人化平民媒體」的概念。突發奇想無所謂,只要網友埋單,網路一傳十、十傳百……,靠著網友的貢獻,經由互相打氣與交換,就可換得美好的結局。然而,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是麥當勞個人魅力、創意和辛勤工作的結果。不是褐藻醣膠每一個人在部落格裡貼上迴紋針就能換得到房子。他的成功來自傑出的自我行銷,網路只是他的強力行銷平台而已。麥當勞辭掉原先的業務工作,全心全力地在網路上推銷自己,親自開車和網友見面,以自己的魅力說服對方和他進行交換。以他目前所造成的旋風(媒體曝光率、網站在Alexa的流量),價值絕對超過上百萬美元,而他只不過換了一棟價值五萬元加幣(約台幣一百五十萬元)的房子。接下來,他會出書、拍電影(合約都已簽好),而他現在所住的小鎮,也將建造一個全世界最大的紅迴紋針,變成一個觀光景點。明年七月,從Google Earth的衛星空照上,就能看到這座啟發人心的迴紋針小鎮。網路無遠弗屆的影響力,真的是相當驚預防癌症人!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尊重趨勢--市場永遠是對的 市場才是我們的最佳導師。 做對就加碼,跌破加碼點就全關鍵字排名數出場。 【利多不漲先砍】,【利空不跌先買。 】汰弱留強,專砍賠錢貨。 沒有停損長灘島點,看不對就要跑。 市場往什麼方向,就跟著市場的方向走就對了。 指標股開始發動吳哥窟攻擊,才進場布局。 有兩口糧只吃一口飯,資金控管是關鍵。 只買單一產業最強的股設計裝潢票。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1 正確的教導和學習(1965年 12月 26日)我們講了許多不同的人類徵候,而且在這個層次上,幾乎是有無窮盡的變化。但所有這些,卻只有一個原因。權威問題是 “所有罪惡的根源”。金錢只是其中的反映之一,也是由權威問題所衍生的一個恰當的代表性例子。買賣的概念,確實是靈魂根本無法瞭解的交易,因為靈魂的供給總是充足的,而且所求都是完全滿足的。我執的每一種症狀都是矛盾的。因為在我執和靈魂之間,頭腦被分裂了開來,所以任何我執做的都是殘缺不齊和矛盾的。想想 “說不出話的教授" 是怎麼樣的概念。它真正的意思是一位 “無法表達的教授”,或一位 “不說話的演說家”。像這樣站不住腳的立場,是權威問題的結果,因為它接受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思想為前提,所以只能導致不可思議的觀念。比爾可以聲稱 (以前也如此做過) 教授職位是被強加在他身上的。這不是真實的。他非常想要這職位,而且辛苦工作才得到它。如果他沒有誤解,他就不會那麼辛苦工作去追求這個職位。“教授” 一詞常見於聖經,但用法有些不同。教授是認同一個概念,並將這概念提供給其他人,讓他們接受。這概念不縮減,它變得更強有力。教師澄清自己模糊的想法,並由於教學而加強自己的概念。教師和學生、治療師和病患,在學習過程中是相似的。他們都在相同的層次中學習,除非他們分享他們的經驗與教訓,他們將缺乏信服力。如果說推銷員必須相信他賣的產品,那麼教師更必須相信他所傳授的概念。但他還需要另外一個條件,就是他同時必須相信將接受這些概念的學生。比爾不可能害怕教學,除非他仍然相信,與學生的互動會帶來損失,而學習代表分離。他固守自己的想法,因為他要護衛這思想體系並保持原樣,但學習代表改變。對分離的人來說,變動總是可怕的,因為他們無法想像改變是治癒分離。他們總認為變動是進一步的分離,因為分離是他們第一個體驗到的變動。比爾,你對教學的恐懼,只是你自己對分離激烈焦慮的例子而已,對這焦慮,你一向以系列的混雜模式處理,對真相的攻擊加上對錯誤的防禦,這是所有我執思維的特點。你堅信,如果你不允許你的我執改變,你的靈魂就會得到安寧。這極度混亂是可能的,只要一個人堅持主張,同樣的思想體系可以立足於兩個不同的基礎上。我執無法觸及靈魂,靈魂也不可能加強我執、或減少其中的衝突。我執就是矛盾。人的自我和上主的神性相對立。它們在創作、在意志、在結果上相對立。它們是根本無法調和的,因為靈魂無法覺知,而我執無法「知道」。因此它們沒有在溝通,而且永遠不可能溝通。然而,我執可以學習,因為它的製造者可能被誤導,但無法將「生命的給予」製造成毫無生命。靈魂不需要被酒店經紀教導,但是我執卻有必要。學習或教導被認為可怕的最終原因,是因為真正的學習會導致放棄 (不是破壞) 我執,且融入靈魂之光。這是我執必定恐懼的改變,因為在這一點上,是沒有慈悲可言的。我的課程和你的一樣,因為我學會了,所以我能教。我從來沒有攻擊過你的我執 (儘管海倫很奇怪的相信我攻擊過你),但我的確在設法教導你的我執,它們的思想體系是怎麼形成的。當我提醒你自己真實的被創造與誕生時,你的我執只能以恐懼反應。比爾,教導和學習目前是你最大的力量,因為你必須改變自己的思維並幫助其他人改變他們的思維。拒絕忍受改變或變化是無意義的,因為你以為能以此示範,分離從未發生過。在夢幻中,對自己虛幻夢想的真實性起懷疑的幻想家,仍然沒有真正的治癒層次分裂。你幻想了一個分離的我執,並且你相信了我執所營造的世界。這世界對你來說,是非常真實的。如果什麼事都不做而且不改變的話,你無法撤消這個虛幻世界。如果你願意放棄作為自己思想體系監護人的角色,而對我開放的話,我會輕柔的逐漸改正它們,並帶領你回家。每位好教師都盡其所能把自己的思想灌輸給他的學生,希望有一天學生們不再需要他。這是父母、教師、和治療師真正的目標。對那些相信如果孩子、學生、或患者成功的話,就會失去他們的人來說,這個目標是不可能達成的。在這一點上,是無法說服我執的,因為這與我執的律法完全相反。但是記住,法律是用來保護、延續立法者所相信的系統。一旦你製造了我執,我執本能的就會設法保護自己。但是除非你相信我執的律法,你去服從它們,就不是正常的事。由於它的起源,我執無法做出這個選擇。但是你能,因為你自己的天性。我執可能與任何狀況起衝突,但靈魂根本無法起衝突。如果你覺知一位教師只是 “更大的我執”,你會很害怕,因為擴展我執是增加分離的焦慮。比爾,不要落入這愚蠢的行為。如果你願意與我一體思維,我將與你一齊教學、一齊生活。但我的目標始終是,使你最終不再需要教師。這與執著的老師的目標正好相反。他關心的是自己的我執對別人我執的影響,因此他將他們之間的互動視為保護我執的手段。害怕教學,和利用教學來控制,也是一樣的。症狀的不同形式,只是反映他處理分離焦慮的特殊手段。所有的分離焦慮,都是意願繼續保持分離的病徵。這值得一再重覆,因為你還沒學會。比爾,你害怕教學,只因為你害怕你的自我形象留給別的形象 (別人) 的印象。你相信,別人的贊許會提升你的形象,但又相信分離的焦慮也會增加。你還相信,別人對你形象的不贊同,會減輕分離的焦慮,但會帶來抑鬱。如果我相信這些想法,我就不能致力於教導,而且你也不會是專心的好教師,只酒店工作要你還存有這些想法。我一直是個被吹捧或被抵制的導師,但我不接受這類對我的覺知。你的價值不是建立在你的教學上,你的價值是由上主建立的。只要你對這點有爭論,做任何事你都會害怕,尤其是在輕易導向優劣相較謬論的情況下。教師必須有耐心,一再重覆講解直到學生都學會了。我願意這麼做,因為我沒有權利替你設定你學習的限制。再說一次,你的所為、所思、所願、或所製造,都不是建立你的價值所必需的。這點是無可爭議的,除非你是在幻想。你的我執從來不是重點,因為上主沒有創造它。你的靈魂從來沒有危險,因為上主創造了它。對這點的任何混淆都是妄想,只要這妄想存在,任何形式的奉獻都是不可能的。比爾,如果你願意是個熱心奉獻的教師,而不是充滿我執的教師,你就不會害怕。如果教導被我執介入而誤用,教導的情況就會是可怕的。如果你害怕,那是由於你錯誤使用教導。但是熱心奉獻的教師察覺情況的本相,而不是以自己的意願來覺知。他不認為情況是危險的,因為他不利用它。我執會利用所有情況,藉各種形式讚賞自己,以克服自己的疑惑。我執的疑惑永遠存在,或者說,只要你相信這幻象。你無法信任自己製造的幻象,因為你知道它不是真相。唯一明智的解決辦法是不要試圖改變真相 ~ 這的確是可怕的企圖 ~ 而只看它的實相。你是實相的一部分,它屹立於我執伸手不及,但你的靈魂卻輕易可以到達的地方。比爾,我再次告訴你,當你害怕的時候,要平靜,並且知道上主是真實的,而你是祂心愛的兒子,祂很滿意你。不要讓你的我執爭論這一點,因為我執無法知道遠遠超過它可觸及的你。上主不是恐懼的作者。你們是恐懼的作者。你們一意孤行,因此創造與祂不同,而你們為自己製造了恐懼。你不安寧,因為你沒有履行你的職責。上主給你一個非常崇高的責任,而你沒有履行。你知道,所以你害怕。你的我執選擇害怕而不去履行。當你覺醒了,你將無法瞭解自己的選擇,因為實在很難以令人置信。不要相信現在無可理喻的想法。任何增加它可信度的企圖,只是托延必然不可迴避的事。“必然” 一詞,對我執來說是可怕的,但對靈魂卻是愉悅的。上主是必然的,你無法迴避祂,正如祂無法迴避你。我執害怕靈魂的喜悅,因為一旦你體驗了這喜悅,你將撤消對我執的所有保護,而完全不再投注於恐懼。現在你投注的太多了, 因為恐懼是分離的見證,而當你為分離見證時,你的我執就欣喜愉悅。放下它。不要去聽它,也不要保留它。只聽上主,祂和祂所創造的靈魂都不會欺騙。作為教師和治療師,釋放自己,也釋放別人。不要將自己虛假且沒有價值的形象呈現給別人,也不要接受別人這樣的形象。我執為你修建了一個破爛、不堪遮蔽風雨酒店兼職的家,因為這是它唯一能修造的。不用設法支撐這穨廢的房子。它的弱點正是你的力量。只有上主能為祂的創作物建造相稱的家,雖然他們可以剝奪自己而不住進去。祂的家堅牢永固,隨時等待你進入。這一點你可以完全肯定。上主無法創造會壞空的事物,正如我執無法創造恆久的事物。你的我執,沒辦法解救自己或別人。但你的靈魂,能做所有救贖自己或別人的事。謙卑是我執的課題,不是靈魂的課程。靈魂超越謙卑,因為它認知自己的光芒,並愉悅的隨處照耀。溫順的人將繼承世界,因為他們的我執是謙遜的,而謙遜使他們有更好的覺知。天國是靈魂的權利,靈魂的美麗和尊嚴超越質疑與感知,永恆屹立,是上主對祂的創造物愛的標記,他們完全值得的祂的愛,也只愛祂。對上主的創作物來說,沒有其它更有價值的贈禮。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代替你的我執,但我永遠不會代替你的靈魂。父親可以安全的將小孩子交代給負責任的兄長,但這並不混淆小孩的來源。兄長能保護小孩的身體和他的我執,這兩者聯繫的非常密切,但他並不因為保護小孩而將自己與父親混淆,雖然孩子可能會混淆。我之所以能受託保護你的身體和我執,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使你不必關心自己的身體和我執,而我能教導你它們的不重要性。如果我自己沒有經歷過被誘惑去相信它們,我無法瞭解它們對你的重要性。讓我們一起學習這個課程,因此我們能一起從身體和我執中被釋放出來。我需要虔誠奉獻的教師,有如我需要虔誠奉獻的女祭司。兩者都治癒頭腦,而那是我一向的目標。靈魂完全不需要你或我的保護。聖經的引文應該是,“在這個世界上你不需要有磨難,因為我克服了世界。” 所以你應該“好好歡呼”。比爾的課程是非常慎重的選擇,因為 “變態心理學” 是我執心理學。精確的說,這內容不應該是我執的教導,我執的異常心態,應該因為教學得以減輕,而不是增加才對。比爾,你特別適合去察覺其中的差別,因此能夠正確的教導這門課。不幸的是,大多數教師都傾向於變相的教導這個課程,由於權威問題,許多學生很容易受到相當大的覺知扭曲。你的教學任務 (我向你保證,這是一項任務) 只是指出覺知的扭曲,你自己既不參與,也不鼓勵你的學生這樣做。你和學生角色的這個詮釋,是很寬宏且不可能導致恐懼。如果你謹守這個角色的立場,你將產生和體驗希望,對未來我將託付於你的教師和治療師,你會是激勵他們,而不是洩他們的氣。我答應我會參加,你至少應該相信我能守自己的諾言。我從未輕言承諾,因為我知道我的兄弟們需要的是信任。

bo05boow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